第三十七章

 

 

道常(道的常识),

无为而无不为(无为的境界造就无所不为的功绩)。

侯王若能守之(统治者若能遵守这个规律),

万物将自化(万物将自然归化)。

化而欲作(在归化的过程中难免欲望发作),

吾将镇之以“无名之朴”(这时可以用我的“无名之朴”去除杂念)。

镇之以“无名之朴”(用我的“无名之朴”去除杂念),

夫亦将不欲(他们就会克服欲望),

无欲以静(没有欲望就可以静下心来),

天下将自定(这样天下将自然安定)。

 

 

 

 

 

 

 

 

 

第三十八章

 

上德不德(品德高尚的人没有德的概念),

是以有德(这是因为他从来没有离开德)。

下德不失德(品德一般的人表现形式上的德),

是以无德(实际上是一种没有德的表现)。

上德无为而无以为(品德高尚者顺应自然而不自以为然),

下德为之而有以为(品德一般者做了什么就以为了不起)。

上仁为之而无以为(大仁爱者表现的仁爱是不自觉的),

上义为之而有以为(义气用事的人就有明确的目的性),

上礼为之而莫之应(行大礼者如果得不到对方的相应),

则攘臂而扔之(则恨不得抓住胳臂使人强从)。

故失道而后德(所以失去大道的人应该遵守德之规范),

失德而后仁(失去德之规范的人应该具有仁爱之心),

失仁而后义(失去仁爱之心的人应该讲点道义),

失义而后礼(失去道义的人应该懂得社会的礼节)。

夫礼者(如果连社会的礼节都失去了),

忠信之薄(忠信之薄就可想而知了),

而乱之首(它是引发一切动乱的罪魁祸首)。

前识者(有先见之明的人),

道之华(知道社会上一旦礼节繁多),

而愚之始(那么愚昧也就随之而至)。

是以大丈夫处其厚(因此大丈夫宁愿处于敦厚淳朴之乡),

不居其薄(不愿居住于忠信浅薄之处)。

处其实(宁愿于朴实无华者为邻),

不居其华(也不愿居住在礼节繁多的闹市)。

故去彼取此(所以有智慧的人知道如何取舍)。

 

第三十九章

 

昔之得一者(昔日获得阴阳未判混元一气者):

天得一以清(天得到混元一气可以清澈);

地得一以宁(地得到混元一气可以宁静);

神得一以灵(元神得到混元一气可以有灵性);

谷得一以盈(川谷得到混元一气可以盈满);

万物得一以生(万物得到混元一气可以生生不息地繁衍);

侯王得一以为天下正(统治者得到混元一气可以号令天下)。

其致之也(因此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

天无以清将恐裂(天没有清澈必将崩裂);

地无以宁将恐发(地没有安宁必将动乱);

神无以灵将恐歇(元神没有灵性必将休亡);

谷无以盈将恐竭(川谷没有盈满必将枯竭);

万物无以生将恐灭(万物不能生息必将绝灭);

侯王无以高贵将恐蹶(统治者失去高贵必遭颠覆)。

故贵以贱为本(所以贵以贱为根本),

高以下为基(高以下为根基)。

是以侯王自谓孤寡不谷(所以侯王自称“孤”、“寡”、“不谷” ),

此其以贱为本邪(以此来表明他以贱为本的态度啊)。

非乎(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故至誉无誉(所以最高的荣誉无需赞誉)。

不欲琭琭如玉(不要认为自己是一块美玉),

珞珞如石(把自己看成一块石头)。

 

第四十章

 

反者(物极必反),

道之动(是运动的规律)。

弱者(能把握规律的弱点),

道之用(是对道的理解与应用)。

天下万物生于有(对天下万物的认知产生于有形的运动),

有生于无(而有形的运动开始于无形的积蓄)。

 

第四十一章

 

上士闻道(上士闻听悟道的方法),

勤而行之(会勤奋学习马上行动);

中士闻道(中士闻听悟道的方法),

若存若亡(会将信将疑是懂非懂);

下士闻道(下士闻听悟道的方法),

大笑之(会嗤之以鼻哈哈大笑)。

不笑不足以为道(这种人不笑不足以证明大道的可贵)。

有建言者(有《建言者》记载):

明道若昧(光明的大道好似昧暗),

进道若退(前进的大道好似后退),

夷道若堆(平坦的大道好似崎岖)。

上德若谷(上德的境界好似虚谷),

大白若辱(最洁白的好似有暇疵),

广德若不足(最广大德恍似不足够),

建德若偷(修德的过程好似怠惰),

质真若渝(质朴纯真好似不坚定)。

大方无隅(远大的目标落实于障碍的跨越),

大器晚成(贵重的器皿成型于精细的雕琢),

大音希声(动听的音乐来源于单声的组合),

大象无形(伟大的形象形成于无形的感化)。

道隐无名(大道隐藏在无名事物中),

夫唯道(只有遵循大道规律的人),

善贷且成(才能善始善终并且成功)。

 

第四十二章

 

道生一(自然生就阴阳未判一气混元),

一生二(一气混元激活了时间与空间),

二生三(在时间与空间中产生了能量),

三生万物(能量的互相转换产生了万物)。

万物负阴而抱阳(万物都有负阴而抱阳的特性),

冲气以为和(阴阳互动是走向和谐的根本)。

人之所恶(人们所厌恶的),

唯孤寡不谷(莫过于“孤”、“寡”、“不谷” ),

而侯王以为称(而侯王却把它作为自己的称谓)。

故物或损之而益(因此万物或是因为减损反而获得增加),

或益之而损(或是因为增加反而导致减损)。

故人之所教(前人的谆谆教导),

我亦教之(我们也用来教育后人)。

强梁者不得其死(努力培养栋梁之才的人精神是不死的),

我将以为教父(我们将以他们作为学习的榜样) 。

 

第四十三章

 

天下之至柔(天下最柔善的),

驰骋天下之至坚(驾御天下最坚毅)。

无有(无形有质的),

入于无间(进入不开窍的空间),

吾是以知无为之有益(我从这里感知无为的益处)。

不言之教(无法用言传的教育方法),

无为之益(无为状态所带来的益处),

天下希及之(天下是很少有人明白的)。

 

第四十四章

 

名与身孰亲(虚名与生命哪样更亲)?

身与货孰多(生命与利益哪样贵重)?

得与亡孰病(贪得名利与放弃生命哪样是病态)?

甚爱必大费(过于爱惜虚名必定大费其神)。

多藏必厚亡(过于收敛财物必定大伤其身)。

知足不辱(知道满足便不会受辱),

知止不殆(适可而止便不会遭殃),

可以长久(这样才可以保持长久)。

 

第四十五章

 

大成若缺(完满的东西似有欠缺),

其用不弊(但它的作用不会衰竭);

大盈若冲(充盈的东西似有空虚),

其用不穷(但它的作用不会穷尽)。

大直若屈(正直的东西似有弯曲),

大巧若拙(灵巧的东西好似笨拙),

大辩若讷(卓越的辩才好似木讷)。

躁胜寒(运动可以战胜寒冷),

静胜热(宁静可以战胜炎热),

清静为天下正(清静无为可以治理天下)。

 

 

上一篇:【汉语文化】老子《道德经》文白对照 (四)   下一篇:【汉语文化】老子《道德经》文白对照 (六)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