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其安易持(局面安定容易维持),

其未兆易谋(事变还未有迹象则容易图谋),

其脆易泮(事情脆弱之时容易消解),

其微易散(事物微小之初容易分散)。

为之于未有(有所作为来源于空白的领域),

治之于未乱(治国安邦开始于未动乱之前)。

合抱之木(合抱之粗的树木),

生于毫末(生成于稚嫩细弱的小苗);

九层之台(九层之高的楼台),

起于累土(起建于一篮一筐的累土);

千里之行(千里之外的行程),

始于足下(开始于脚踏实地的起步)。

为者败之(为所欲为者必败),

执者失之(执迷不悟者必失)。

是以圣人(因此圣明之人),

无为故无败(不去为所欲为所以不会失败),

无执故无失(不会执迷不悟所以无失方向)。

民之从事(有些民众做事),

常于几成而败之(常常是几近成功但却功败垂成)。

慎终如始(始终谨慎如一),

则无败事(则无失败之事)。

是以圣人(因此圣人) ,

欲不欲(追求众人不愿意追求的境界),

不贵难得之货(不会看重众人认为难得之货);

学不学(学众人不愿意学习的冷门),

复众人之所过(来弥补众人所遗漏的过失)。

以辅万物之自然(这样做是为了万物自然的规律),

而不敢为(而自己不敢妄为)。

 

第六十五章

 

古之善为道者(古代善于应用大道规律的统治者),

非以明民(不是用巧智诡诈的小聪明来治理民众),

将以愚之(而是用敦厚朴实的大智慧来感化民众)。

民之难治(民众之所以不服管教难以治理),

以其智多(是因为他们看穿了巧智诡诈)。

故以智治国(所以采用巧智诡诈来治国安邦),

国之贼(无异于国贼);

不以智治国(不以巧智诡诈的方法来治国安邦),

国之福(是国家的福音)。

知此两者(知此两种治国安邦之道的统治者),

亦楷式(也应该知道哪种方式是样板),

常知楷式(经常感知这种楷式给民众的好处),

是谓玄德(可以说是掌握了大道深奥的德性)。

玄德深矣远矣(大道深奥的德性无比深远啊)!

与物反矣(它可以与万物一道返朴归真),

然后乃至大顺(最后的结果必然导致大顺的局面)。

 

第六十六章

 

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江海所以能成为天下川谷的统治者),

以其善下之(是它善于居下的品质决定的),

故能为百谷王(所以它能够成为天下的川谷之王)。

是以欲上民(因此要想成为民众的统帅者),

必以言下之(必先以谦下的言辞赢得信赖);

欲先民(欲走在民众的前面),

必以身后之(必须把自己的利益置之身后)。

是以圣人(所以圣人),

处上而民不重(处于民众之上而民并不增加负担),

处前而民不害(处于民众之前而民也不感到妨害)。

是以天下乐推而不厌(所以天下百姓乐于拥戴而不厌烦),

以其不争(正是因为圣人不争),

故天下莫能与之争(所以天下自然没有人能与他竞争)。

 

第六十七章

 

天下皆谓我道大(天下都传说我们得道之人神通广大),

似不肖(对这种似是而非的传说不敢接受)。

夫唯大(我们惟恐人们夸大事实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故似不肖(所以对这种传说应该持有不敢接受的态度)。

若肖久矣(倘若纵容人们似是而非的传说时间久了),

其细也夫(我们自然也会变为微不足道的凡夫俗子)。

我有三宝持而保之(我们有三件宝抱持而得以保全自己):

一曰慈(第一件说的是慈爱),

二曰俭(第二件说的是俭朴),

三曰不敢为天下先(第三件说的是不敢贪天功为己有)。

慈故能勇(有慈爱之心才能激发勇敢的斗志);

俭故能广(有俭朴行为才能产生广泛的美德);

不敢为天下先(有不敢贪天功为己有的思想境界),

故能成器长(才能成为民众真正器重的道长)。

今舍慈且勇(当今世人舍弃慈爱去空谈勇敢),

舍俭且广(舍弃俭朴去空谈广德),

舍后且先(舍弃求实的美德去接受沽名钓誉的赞许),

死矣(这是没有出路的)。

夫慈以战则胜(以慈爱之心用以征战则必胜),

以守则固(守御阵地则固若金汤)。

天将救之(天将救护谁),

以慈卫之(必是以慈爱来卫护他)。

 

第六十八章

 

善为士者不武(善为领导者不须高大威武);

善战者不怒(善于作战者不会轻易动怒);

善胜敌者不与(善胜敌人者知道避敌锋芒);

善用人者为之下(善用人才者态度平和谦下)。

是谓不争之德(这就是所谓的不争之美德),

是谓用人之力(这就是所谓的用人之智慧),

是谓配天(这就是所谓的顺配于天道),

古之极(它是自古以来最高的境界)。

 

第六十九章

 

用兵有言(用兵打仗有这样的说法):

吾不敢为主(我不敢轻易成为主动进攻的一方),

而为客(而宁可成为被迫反击的一方)。

不敢进寸(不敢轻易向对方的阵地推进一寸),

而退尺(而宁可将自己熟悉的阵地让出一尺)。

是谓行无行(什么是所谓的行动无踪迹):

攘无臂(要进击却不显露臂膀),

执无兵(要杀敌却不显露兵器),

扔无敌(要制服对方却象什么敌人也没有)。

祸莫大于轻敌(灾祸的到来莫过于轻视敌人),

轻敌几丧吾宝(轻视敌人几乎丧失我的斗志)。

故抗兵相加(所以两军对峙实力相当时),

哀者胜(哀兵必胜)。

 

第七十章

 

吾言甚易知(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甚易行(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天下莫能知(但天下人未必知道我在说什么),

莫能行(更不知道我在做什么)。

言有宗(我的言论是有源头的),

事有君(我说的事也会得到验证的)。

夫唯无知(但现在没有人能证明我的道理),

是以不我知(所以才不知道我们的深浅)。

知我者希(知道我们深浅的人是非常少的),

则我者贵(像我们这样的得道之人则是难得可贵)。

是以圣人(所以真正的圣人),

被褐怀玉(外表淳朴而内心如玉)。

 

第七十一章

 

知不知(知道自己的盲点在那里),

上(最聪明);

不知知(不知自己的盲点在那里),

病(这样就有缺点)。

夫唯病病(正因为把盲点当作缺点),

是以不病(才可以说他没有缺点)。

圣人不病(圣明之人没有缺点),

以其病病(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盲点在那里),

是以不病(所以说他们没有缺点)。

 

第七十二章

 

民不畏威(人民不再畏惧统治者的威胁),

则大威至(那么统治者的危机就会来临)。

无狭其所居(不要侵害人民生存的空间),

无厌其所生(不要搅乱人民正常的生活)。

夫唯不厌(惟有不引发人民厌恶),

是以不厌(人民自然不会厌恶你)。

是以圣人(因此圣人) ,

自知不自见(自知自明却不自以为高瞻远瞩),

自爱不自贵(自爱自尊却不自以为贵人一等)。

故去彼取此(所以去除自见、自贵而取自知、自爱)。

 

 

上一篇:【汉语文化】老子《道德经》文白对照 (七)   下一篇:【汉语文化】老子《道德经》文白对照 (九)

原文链接